从拍桌子办案到文明执法

  1978年12月,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语气铿锵地指出,必须加强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的建设,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健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的号角。在中共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的领导与推动下,各级检察机关迅速组建起来。百废待兴,检察工作的恢复与开展,从一开始便充满艰辛。而如今,历经30年,反贪系统在硬件、软件、办案环境以及嫌犯的人权保障上,都有了非常大的变化。

  十年“”,给我们国家造成了很多不可挽回的损失,同时也严重扭曲了法制建设的进程。“”结束后,法制的恢复与建设,便成了重中之重。

  1979年,河南省人民检察院设立四处(反贪局前身)。1980年,根据河南省编制委员会批复,四处改为经济检察处。1983年6月2日,河南省编制委员会批准省检察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原法纪监察处、经济检察处以及隶属于办公室的技术科合并为自侦案件检察处。

  1984年,为适应新形势需要,省检察院党组决定把自侦案件检察处重新改为法纪检察处和经济检察处。1990年2月28日,河南省编制委员会批复同意撤销经济检察处,成立反贪污贿赂工作局。1997年2月26日,省委办公厅厅文23号关于省委同意的省检察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反贪贿赂工作局改称反贪污贿赂局至今。

  记者翻开省检察院档案部门收集的河南省人民检察院1950-2000年大事记中,从泛黄的纸张上寻找反贪污贿赂局变革痕迹,上面清晰地记录着每年的“大事记”。但不一样的是上世纪60年代一年的工作很多都是一句线日,省检察院召开四专九县检察长座谈会,座谈会讨论坚持依靠群众办案和政策问题。而2000年以后,每年的大事记足足有十几页,仅反贪工作就有好几页,可见反贪工作变化之大。

  百废待兴,检察工作的恢复与开展,从一开始便充满艰辛,不仅办案人员少,办案条件同样艰苦。今年56岁老反贪干警、现任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处处长的刘长贵回忆了他当年办理反贪案件的艰苦情景。

  刘长贵1971年开始历经插队和部队锤炼后,于1980年退伍到三门峡市(当时是小市,归洛阳地区管辖)检察院经检股当了一名反贪干警,1990年调入三门峡市检察院,先后在反贪、法纪、公诉、预防等部门工作。刚到检察院,刘长贵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每天早上6点多就到办公室,打扫完卫生后,要么拿起法律书籍“啃”,要么跟老同志去办案。1989年冬的一天,他奉命和另一位战友去渭南抓捕一名嫌疑人。他们骑着检察院的警用三轮摩托车赶往160公里外的目的地。路上,刺骨的寒风刮得他们脸疼、手疼、喘不上来气,更糟糕的是,摩托车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坏了。刘长贵让战友留下看车,自己乘长途车回三门峡骑上另一辆摩托车,带着修理工再往渭南赶。当深更半夜赶到渭南时,他们浑身已经冻透,四肢完全麻木。刘长贵叫醒一家卖羊肉汤的小店,每人喝了碗羊肉汤后继续往嫌疑人家里赶。夜深人静,当他们按图索骥推开嫌疑人的家门时,嫌疑人还在蒙头大睡。

  “过去,条件艰苦,和战友们经常骑着三轮摩托车或自行车外出办案,远的到过300多公里的西北。”刘长贵说,他不知道跑了多少路,只知道在检察院的10年间,每辆摩托车的轮胎都至少换了六七次,自行车也骑坏了三四辆,而4个人的经检股每年办案近20起,给国家和集体挽回损失上百万元。

  说起当年办案记忆最深的一件事,刘长贵感慨万千。他说,一天,他接到一起任务,搜查粮食局窝案中的骨干分子张某。张某等人填写虚假票据,套取国家资金被群众举报。

  初查秘密进行,刘长贵把经检股的同志分成两个小组,一组从内部入手了解张某的消费情况,秘密观察其行动;另一组在掌握一定线索的基础上直奔张某的家里进行搜查。刘长贵担当搜查任务。张某家住农村,养有猪、牛等家畜。刘长贵房前屋后一看,觉得这个没有两样家具的家舍不可能藏有上万元现金。可当他往牛圈里走时,张的妻子突然上前一步说:“领导,这牛圈里脏兮兮的,小心弄脏你的制服。”此地无银三百两。刘长贵脑子一转,觉得这牛圈里可能暗藏玄机。于是,他叫来另一位战友,在牛圈里左查右找,最后,牛圈墙角处的一块塑料布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过去顺手一扯,竟然提出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装着1万多元存折的铁盒。证据面前,张某低头认罪,同时,交代了伙同其他4人贪污6万多元的犯罪事实。

  那次领导给刘长贵的评价是:机智、细心。凭着机智、细心,刘长贵还在另一次搜查中立了功。那次,他奉命到乡下搜查一个嫌疑人的家。面对破窑洞、大光炕,其他同志几乎泄气,他却在窑洞后面的墙壁上发现一个老鼠洞里藏有一布卷,掏出来一看,里面包着整整6000元……

  谈起这些经历,刘长贵很自豪。他说,从军培养了他不耻下问的学风、雷厉风行的作风、团结协作的勇气和机智果断的品格,这为他在检察机关屡立战功打下了基础。

  “我是1993年调到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的,恰逢当时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反贪风暴,金水区检察院查处了省直某机关处长崔克俊受贿,河南省某银行张建杰受贿、挪用公款等一批有影响的大要案,打出了反贪部门的声威。当年反贪风暴过后,老百姓把反贪局和检察院并列,认为不是一个部门,甚至只知道有反贪局,不知道有检察院。只知道反贪局是抓贪官的,不知道检察院是干什么的。”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检察官徐太生谈起反贪系统的变化时如是说。

  徐太生曾在反贪、起诉、批捕、监所等部门工作过,见证了反贪部门侦查手段日益强大,侦查行为日益规范的过程。在上世纪90年代前期,反贪部门取证主要靠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再依据口供提取其他证据,而获取口供的手段较为原始,以人为本的观念较差,以现在的眼光看,嫌疑人的权利不能充分得到保障,体罚的情况偶有发生。之后,讯问犯罪嫌疑人不得超过12个小时、不得强行把证人异地带回讯问、讯问犯罪嫌疑人必须同步录音录像等政策相继出台,规范了侦查行为,要求反贪部门进一步提高侦查水平,由过去的“师父怎么教,徒弟怎么学”的传统“师父带徒弟”模式,向侦查技巧交流、专家授课、加“传、帮、带”的系统学习转变。

  而今,特别是对犯罪嫌疑人的讯问,检察院设有专门的办案工作区、专业的审讯室、同步的录音录像,录音录像由被讯问人员和技术部门人员共同签名封存,还有专门的安全人员(法警担任)、医护人员等。侦查人员取证更侧重于书证、物证、鉴定结论等,甚至提出零口供理论,以前对那种犯罪嫌疑人吹胡子瞪眼、拍桌子的情景再也不见了。

  但是,就犯罪嫌疑人的顽固程度来讲,过去的犯罪嫌疑人更容易攻破,办案人员一拍桌子、一瞪眼,就能把犯罪嫌疑人吓得哆嗦,主动交代犯罪行为,办案人员再顺藤摸瓜,完善证据链条。而如今,随着法律的普及,嫌疑人越来越懂法、反侦查能力也越来越强,反贪部门出台的规定越来越规范,所以,检察干警们更应该提高法律素养和侦查技巧,和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

  近几年来,随着深入学习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反贪部门围绕依法治国,深入学习科学发展观,立足检察职能开展反贪工作,赢得了辖区党政机关、国企、事业单位和人民群众的好评。

  社会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经济建设迎来了新的春天。然而,伴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飞速发展,反贪历程的变化也越来越显著。

  “如今反贪工作有六大变化。”省检察院反贪局综合指导处副处长徐国富介绍说,一是在办案数量上,由过去的每年几十起案件,发展到现在的每年2000多起;大要案由过去的每年几起,发展到现在的每年1000多起大案,100多起要案;查处厅级干部案件每年由过去一两个递增10余人。

  二是在侦查理念上,由过去的重实体轻程序、重打击轻保护、重办案轻预防,发展到现在的实体程序并重,打击保护并重,办案预防并重,注意人权保护,注重办案的三个效果,发展为现在的围绕大局查办案件服务经济发展,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保驾护航。

  三是在办案工作上,由过去的初查、讯问、搜查、扣押款物、强制措施等各环节随意、不规范,到现在的逐步规范、正规化、严格依法文明办案,做到案件线索归口管理,线索初查层层审批,侦查方案制订周密严格,安全措施严密到位,侦查行为严格规范,侦查指挥运转灵敏。坚决杜绝利用特权随意查案、传人、扣押及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等违法办案现象。要严格执行12小时讯问的相关规定,严格执行依法安全办案“八条禁令”,高标准、高质量建设办案工作区和讯问室,逐步在看守所设置检察专用讯问室。要规范搜查行为,严格执行取保候审的有关规定,保障律师在侦查阶段的依法执业。

  四是在科技装备上,由过去的“一张纸,一支笔”,发展为现在的具有侦查指挥车、手机定位车、侦查信息库、侦查包、专用讯问室、同步录音录像以及录音笔等在内的一批高科技装备,办案交通工具由过去的以摩托车和自行车为主,发展到现在的由专用指挥车、特种警用车辆、地方车辆等组成的现代交通工具,办案条件大大改善。

  五是在办公条件上,由过去的几间房、几张桌、几条凳,发展到现在的三级检察院都有单独的办公场所,且办公条件逐步改善,办公环境宽敞明亮,每人由过去的人均不到1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发展到现在的人均10多平方米的办公用房,电脑、手提电脑一应俱全,检察专用网、检察视频网等三级网全面开通,实行无纸化办公。

  六在队伍建设上,由过去的全省反贪干警不足200多人,发展到现在的有2000多人的反贪队伍,学历文凭由过去的高中、初中、小学文凭,发展到现在的全部为本科以上学历,人员素质大幅度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