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下十围”解封:90后货车司机月入2万

  一夜之间,他和福围社区(以前叫下十围村)的4万多名居民,一同掉进了新冠疫情的风暴眼。

  福围社区是一个因机场而兴的城中村,紧挨着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走在村里的马路上,一眼能看到机场的控制塔。

  卡在机场货物集散的“心脏位”,让这个珠江入海口边上的城中村一跃成为国际物流枢纽,被称为国际物流村。

  而这样的公司,全村有上千家,一个店面就是一家。全球新冠疫情以来,大量的洗手液等抗疫物资,就经这里出口到世界各地,很多人小小发了一笔财。

  以往上午九、十点钟的福围,各种货车堵得水泄不通,吆喝声、卸货声、点货声……交杂在一起,整条村是流动的,生机勃勃的。

  但这会儿,村子动不起来了,几家熟悉的物流公司闸门紧闭,好几位穿着防护服的人匆匆地走着。贾西联疑惑地开着货车,拐个弯到了村口的岗亭。

  6月18日早上6时50分,深圳市疾控中心紧急通报,深圳机场一名餐厅员工朱某的核酸结果复核为阳性。

  当贾西联晃过神来时,另一个90后张某某,已经被“赶”回家了,他开的物流店也关了,货还没来得及发出去。

  店里积压着广州客户的一批货,张某某心里过意不去,给广州打了个电话,对方却一点也不急:

  张某某和好哥们在福围社区合伙开了一家物流小店,他一个人月入就最少2万多。

  但最近,他刚从抑郁症中走出来,厌倦了天天“搞钱”的生活。“封村”那一天,他站在出租屋的窗边,看着整个村子逐渐平静下来:

  货车不见了,人钻进了楼里,几只散养的狗悠哉悠哉地在路上瞎逛,郁郁葱葱的山林传来更清晰的鸟叫声。

  以往的吵吵闹闹没有了,他一觉醒来,发现大家都在“躺平”,他也就“躺”得更安心了。

  封控的十多天里,除了排队测核酸,他就和从高中一起走来的好兄弟做饭,下下象棋,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晚上9点多就可以睡了,上午睡到自然醒。

  从下十围小学的路口到他的住所,几百米的小路,以前经常塞上一个小时。如今,不到5分钟就到了。一路骑下来,道路干净整洁,心情也跟着变得舒畅。

  贾西联也彻底“躺平”了。作为“物流村”的货车司机,他月入也有两万多,但每天上午要7、8点就开工,11点多收工,总有“握不完的方向盘,看不尽的后视镜”。

  福围社区的居民岁月静好、安心“躺平”时,社区外的福永街道、宝安区、深圳市却如坐针毡。

  6月18日晚,智慧宝安管控指挥中心灯火通明,宝安区的主要领导围坐在会议桌。

  这一次,深圳和广州是代表全国首次和狡猾的德尔塔(Delta)变异病毒正面交锋,不容有失。

  当晚,福围社区启动第一轮全员核酸检测,4211套门磁系统、130余个摄像头加快安装。天空中,5架无人机嗡嗡巡查。

  福围社区瞬间“封村”,村里的4万居民怎么办?防疫物资够不够?生活起居怎么办?吃饭怎么解决?有人生病了怎么办?生活垃圾怎么办?

  6月19日,宝安区为福围居民开通了三条热线小时不停歇。最忙的一天,接了700多个电话。

  热线小组“劝和”无果下,只能在村里找个隔离酒店,让这对“冤家”物理隔离。

  有4位外来的工友一大早来福围搬货,干完活却被告知“出不去了”。4个人找了个宾馆住下,连吃7天泡面,嘴里都长泡泡了,钱也花得七七八八。

  6月20日,福围社区在持续的核酸筛查中发现了“深圳阿婆”刘阿姨确诊,她居住的那栋楼,跟“中风险”的新蓝天公寓,相距不到50米。

  阿支布洛的家刚好就在这栋楼上。第二天,她的丈夫被送去了酒店接种隔离,家中空无一人。

  他一路小跑去广生三巷,找阿支布洛的朋友拿了钥匙,又折回福围西街,穿上防护服,爬上4楼。

  一打开门,4只猫都遁走了,有的跳上高处,“俯视”着他,有的蹲在桌脚“监视”着他。

  在男主人的视频指导下,张昕给猫咪们铲了屎,猫粮装满一桶,一盆水也满上。顶着对猫的恐惧,张昕还为每只猫拍了视频,发给夫妇俩确认后,才放心离开。

  6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骑着电动车在村里为居民送资料的陈金超,接到了妻子急call:

  居民服务热线小组里有个医疗小组,除了核酸采样、社区救治,还负责孕产妇等急危重症患者的转运。

  在福围社区里,总共有145名孕产妇、115名新手妈妈,包括十多位即将临盆的产妇。

  送院的孕妇中,有的前置胎盘,有的胎膜早破,最终都平平安安,有17个宝宝在福永人民医院、宝安区妇幼保健院和宝安中心医院顺利出生。

  前两天,居民热线小组副组长、福永街道“两新”组织党委副书记刘治华接到了一位广西籍居民的电话。她的父亲在老家去世了,她着急要出去、回家奔丧。

  深圳这起疫情累计报告4例阳性个案,传播链清晰指向6月10日的南非入境国际航班CA868,4人所感染的病毒均属德尔塔(Delta)变异株。

  换言之,因国际货运“得福”的福围社区,正是被这个国际航班按下了“暂停键”。

  幸运的是,经过18天的“封村”,福围社区顺利渡过了第一个14天“潜伏期”,未再发现新增阳性病例。

  憋了半个多月的居民们发出一阵欢呼,一排排电动车“打头阵”,像破网的鱼一样欢蹦而出。

  下十围小学斜对面的老上海馄饨店,老板娘黄玲洁带着上小学的女儿从楼上的住所下来,

  凌晨12点半,村里的主干道已经被大货车堵得一动不动,虽然是进村清拆水马、围栏的,却像极了福围社区夜晚都在卸货的日常。

  上午9点,贾西联坐上十几天没发动的货车,好好检查一下这位“老朋友”,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堵在广深高速的日子。

  深圳机场、盐田港、前海大铲湾……全球各大洲的海陆空航线上,又开始流动着“下十围”的货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