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已婚妇女冠姓演变

  8月9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关注案件的同时,薄谷开来的姓名也备受热议。已婚妇女冠姓都有怎样的“说道”呢?

  从先秦至唐代,已婚妇女的冠姓法则是“双轨并行”,既有冠娘家姓氏的,也有冠夫家姓氏的。

  比如齐桓公的“夫人三、如夫人六”,史书上记载为王姬、徐姬、蔡姬等九位已婚妇女的冠姓都是娘家姓氏;东汉末女文学家蔡琰、魏晋时女书法家卫铄,都以本来姓名传世。而战国七雄中的赵国,实行的就是冠夫姓:“赵威后”的女儿嫁给燕国国王,就被赵国人称为“燕后”,而如果按“冠娘家姓”的传统,“燕后”应称作“赵姬”才是。

  宋代以后直到民国初年,对已婚妇女通常采取双冠姓,如林则徐的母亲、夫人,家谱中记为林陈氏、林郑氏。但非正式、甚至半正式的称呼则五花八门。有只称呼娘家姓氏的,如林则徐母,一些时人文章中称“陈太夫人”,岳飞母岳姚氏,许多记载称“姚太夫人”。

  清末,女权运动兴起,妇女逐渐走入社会后,“名字不能见光”等陋习开始消亡,而“双冠姓”的习惯却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下来。

  1929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公布《民法》,其第四编第三节第一千条,首次对“夫妻之冠姓”作了法律表述:“妻以其本姓冠以夫姓。赘夫以其本姓冠以妻姓。但当事人另有订定者,不在此限”,自此“带名双冠姓”取代“不带名双冠姓”,成为“法定已婚妇女冠姓规则”。

  新中国成立后第二年,在《婚姻法》第11条中规定“夫妻有各用自己姓名的权利”。自此,已婚妇女双冠姓习惯逐渐消失。